体育新闻

曹薰铉:政治不适合我 完成了围棋布置给我的作业_体育

发布日期:2020-05-31 00:4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1953年,曹薰铉出生于韩国全罗南道灵岩,9岁零7个月定段。1963年他前往日本,在濑越宪作门下学棋10年。1974年获得第一个冠军头衔后,在1980年-1986年席卷了国内所有棋战。

他拥有1949胜,累计160个冠军,单一棋战世界最多连霸(16连胜)。1982年升为职业九段。 1989年,他夺得首届应氏杯冠军,并因此被韩国政府授予银冠文化勋章。他还在首尔经济主办的东洋证券杯上两次夺冠。第20届国会总选中当选为新世界党(未来统合党前身)比例代表议员,进入了国会。

国手曹薰铉的“政治对局”落幕。作为盘上皇帝,曹薰铉一直过着专注于围棋的人生,经过了4年的政治历练后,他终于回到了原来的位置。

5月29日,曹薰铉会摘掉第20届国会议员的金徽章。对于只知道围棋的他来说隔行如隔山,他说自己成了“怎么办”的国会议员。

记者:您认为进入国会本身就是败着吗?

曹薰铉:不是的,我并不后悔,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,只是不适合我而已。我是代表围棋界的比例代表,我有自己的作业要完成,制定《围棋振兴法》是我的工作,这是围棋界20多年的夙愿。

记者:您在任期第一年就提出了《围棋振兴法》,但两年后才通过。

曹薰铉:我本来以为很容易,但花了很长时间。议员们都表示要帮忙,但在常任委员会却改变了立场。 有人说既要动用国家财政,又要偏重职业棋手,这个法案是“恶法”,其实不是这样的……我内心苦不堪言。 虽然仍有不足,但我认为我的作业都做完了。

记者:要结束国会议员生活的了,复盘一下议政活动吧。

曹薰铉:难道我不是政治下手吗? 我做不好而且力不从心,我也没有什么政治梦想和志向,只是偶然间成了国会议员。

记者:什么事让您那么辛苦?

曹薰铉:因为不符合我的心意。政治分为我方和敌方,黑色和白色。 虽然敌方也能提出好的政见,但我方必须无条件反对,并投下反对票,这是二律背反。虽然是白棋,但不管耍什么花招,都要弄成黑棋。 时间一长,沾上污垢,还会被问“难道不是黑的吗?”

记者:围棋和政治都属于政治的世界,这一点上二者似乎很相似。

曹薰铉:需要靠战斗分出胜负的这一点是相同的,但是围棋是用脑子打架,政治是靠嘴打架。岁月流逝,政治上白的也可以变成黑的了。

记者:二者有什么不同之处呢?

曹薰铉:围棋是妥协,可以各走各的路,互相承认对方的优点……怎么说呢政治真是个另类世界。

记者:什么是正确政治,什么是好政治?

曹薰铉:放下一点自己,丢掉一点贪念,应该学会吃亏。

记者:为什么从未来统合党去未来韩国党?

曹薰铉:那边先犯规了……如果被逼到角落,老鼠也会咬猫的吧。这件事说来话长,党提出了要求,我觉得这是最后的奉献于是这么做了。如果还要再干4年,我可能就不去了。这两个月的时间,我感觉做了4年的事。

记者:保守在野党要想恢复失去的阵地应该怎么办?

曹薰铉: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人才,因此只能分裂、斗争。不说恢复失地,现在要维持现状也辛苦了,首先应该好好反省为什么没有抓住民心。 即使自己吃亏,如果对党整体有利,也要跟进,但是现实不是如此。

(编译:顾瑶)

Power by DedeCms